當森林燃燒,沒有時間哀悼玫瑰

深夜入睡前想起我的名字沉睡在某人的黑名单中

在孤岛中苏醒 被海的声音包围,海神的低吟 像是终身监禁 睡去,重又醒来,寻找海鸥 寂静的环状森林,滴着夜雨的残余 生机勃勃的暗绿,海神的眼瞳 睁开眼来,站起来,坐下来 有阳光跳入,照见远处有老虎潜入 树影摇曳,踩着......

我走近我的写字台

望着我的这些金钱换来的玩意儿 电脑、键盘、书桌、台灯、书籍、钢笔…… 我想起了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 “我走近我的写字台,如同它是抗击生活的堡垒。 我有一种如此不可阻挡......

婚礼上的暗杀

梦中,我混入她的婚礼,不请自来 挤在人群里,想再看一眼她的样子 我告诉身边的xq,我怀中有一把枪 我会给新郎一枪,在胸口处, 然后给自己一枪,在太阳穴处 远远地,在人群之外望着被簇拥的她 她看起来如此陌生,如此遥......

回乡

父亲失眠了 在这个收获的秋天,他意外的失眠了 在这厚实的土地上,有轻微的叹息 我不该那么残忍,告诉他这个事实 当我说出这个事实时,我的内心并没有任何地波动 因我已把巨大的心跳和泪水留在了城里 我仔细用......

冬季的白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