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主义的四次浪潮和三个命题

这是一个wiki样式显示的网页。点击这里返回主页。

前两日看到刘训练先生的《保守主义的四次浪潮与三个命题》这篇文章,觉得非常有必要做个阅读札记,借以强化记忆,温故而知新。

自由主义、社会主义和保守主义被公认为是现代社会的三大政治思潮。有关自由主义、社会主义的定义、特征和核心思想,大体上是明晰的;但什么是保守主义呢?“保守”这个词根没有提供任何实质性的价值承诺,而且其“反哲学”的特征更加增加了概括其理论要素的难度。

1. 亨廷顿的定义

亨廷顿在1957年的一片著名文章中区分了三种定义、理解保守主义的方式:贵族式自主式(autonomous)情景式(situational)定义。

- 贵族式定义,将保守主义定义为特定的历史运动和意识形态,即封建土地贵族对法国大革命、自由主义的的反动。这是16、17世纪对集权的民族国家挑战中世纪政治制度和宗教改革挑战既定政教关系的一种反应。

- 自主式定义,认为保守主义是一个自主的、普遍有效的观念体系,由正义、秩序、平衡和中庸这样一些价值来定义。

- 情景式定义,认为保守主义重复出现于这样一种历时情景,即确立已久的体制受到根本性的挑战时,那些支持该体制的人就会用保守主义来捍卫它。因此,**保守主义是可以用来辩护任何既定社会秩序、反对任何根本变革的思想体系**。

亨廷顿更看重第三种定义,“与其他意识形态不同,保守主义缺乏实质性的理想和具体的政治组织形式,它仅仅与特定的情境联系在一起,它唯一的、真正的敌人是激进主义” 。

2. 曼海姆的看法

曼海姆可能是保守主义情景论定义的先驱。他的如下这段话就揭示了保守主义的情景论特征:

在一个进步世界中,保守主义因素并不是在本真的创造性的意义上,而是在“反动”的意义上成为事件的载体,因为它首先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反题,一个对新生事物的反题,并且只有这种形式下它才能是创造性的。

3. 哈耶克的看法

哈耶克辩解自己不是保守主义者。他在《我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的文章中说:

保守主义或许能通过对当前潮流的抗拒而成功地延缓那些并不可欲的发展变化。但是由于它并不能指出另一种方向,所以它无力阻止它们继续发展。正是基于这一原因,保守主义的命运必定是在一条并非它自己所选择的道路上被拖拽前行,“在任何时候,欲恰当地描述保守主义的立场,都要视现行发展趋势的方向而定”。

晚近一本保守主义文选的编者马勒也强调:“保守主义思想的出现主要是为了回应对现存制度的种种挑战,大部分由通过具体的历史分析来反驳那些挑战的尝试组成”。

总之,保守主义单纯以拒斥任何比自己纲领更清晰的其他思想和实践来表现自己的。保守主义是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重大“进步性”事件的“反动式”的思想回应,它对情景的依赖要远远大于其他思想传统或思潮。

保守主义的情景特征还表现在这样一个方面:

其教义的重复性和单调性,它可以被压缩成几条基本思想或原则的目录,但这些清单反映的不过是其静态特征或老套话题,而不像自由主义、社会主义的诸原则那样具有普遍性和渗透力。“一部自由主义或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史揭示了这种意识形态在不同时代和不同环境下的嬗变。一部保守主义思想家的思想史,涉及的必然是同样的思想一遍又一遍的重述。”

4. 保守主义特征的概括

凯克斯在《为保守主义辩护》一书中将保守主义的特征概括为4条:怀疑主义、多元主义、传统主义和悲观主义。昆廷顿则概括为3条:传统主义、怀疑主义和有机论。另一种思路是罗列其主要命题,如塞西尔、尼斯比特关于保守主义思想额阐述:历时、传统、道德、财产、家庭、宗教、权威和国家等等。

5. 亨廷顿:保守主义的四次历史表现

1. 第一次,16、17世纪对集权的民族国家挑战中世纪政治制度和宗教改革挑战既定政教关系的一种反应。在欧洲大陆,浩特曼、马里亚纳等人试图以保守主义的方式捍卫中世纪的多元秩序以反对日益增长的民族国家君主的力量。在英格兰,在欧洲大陆被用于反对王室权威的思想却被用来捍卫都铎王室权威以反对政治上持不同政见者和清教激进分子。理查德•胡克在1594年出版的《论教会政体的法律》被视为"对保守主义意识形态杰出而雄辩的阐述。在伯克之前两百年,这部著作就已经描绘了伯克思想的每一个重要环节"。

2. 第二次,重要表现是对法国大革命的反应,"这导致了西方历史上保守主义思想洪流最大的一次爆发"。大革命危及的不单是封建贵族制度而是所有现存的制度。在英国,伯克以保守主义捍卫商业社会与温和的自由主义政制;在美国,联邦党人阐述保守主义以反对他们所认为的民主革命的威胁;在欧洲大陆,情况更为复杂,有些保守主义"不是来自封建贵族而是来自那些与更开明的、商业的和官僚因素相联系的思想家"。

3. 第三次,表现是19世纪中叶对下层民众要求分享统治权的反应,这次挑战的重要标志是人们迫切要求扩大普选范围。

4. 第四次,表现涉及保守主义思想的起源之争,有些学者可能更倾向于将休谟而不是胡克视为保守主义的开创者。更重要的是,这一时期政治思想的状况过于复杂,涉及宗教改革与反宗教改革、教会权力与世俗权力之间的论战,在法国还纠结着王位争夺战,论战中产生的小册子大多服务于临时的政治目的。像"反暴君派"的反抗理论固然有其反动(对以专制王权为中心而崛起的现代民族国家的反动)的一面,但其激进主义特征也是明显的。因此,大多数学者的共识仍然是,自觉的保守主义的第一次浪潮是对法国大革命及其后果的反动,伯克是保守主义无可置疑的智识鼻祖。亨廷顿提到的美国"南方保守主义"则因为局限于"地方政治",且如昙花一现(随着南北战争的结束而终结),显然很难称得上一次真正的浪潮。

6. 赫希曼:反动的修辞

赫希曼在《反动的修辞》一书中概括了历时上的三次“进步时刻”,以及对应的“反动浪潮”。他所勾勒的三次浪潮是以社会学家马歇尔关于公民身份三要素的历时演进分析为起点的。

马歇尔区分了公民身份的三个维度,并将其依次分配给每一个世纪(以英国为原型):18世纪的主要成就是公民身份的公民要素(基本个人自由或人权);在19世纪,公民身份的政治要素,即公民参与行使政治权力的权利,取得重大进展;20世纪福利国家的兴起将公民身份概念扩展到社会和经济领域。

相应地,保守主义掀起的三次“反动浪潮”一一对应:

1. 第一次反动,针对的是是法律面前的平等和其他公民权利。对这些权利最彻底的肯定出现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并且是大革命的成果之一。

2. 第二次反动,针对的是民众参与政治的进步,这一进步是在整个19世纪通过扩大选举权和增加议会中下院的权力而实现的。从19世纪后期直到"一战"前后,在各个领域(从哲学、心理学、政治学、社会学到纯文学)都产生了众多论据来贬抑"大众"、议会统治和民主政府。

3. 第三次反动,针对的是"二战"后对福利国家经济和社会政策,大量文献从经济与政治的角度对其每个方面都提出了批评。

赫希曼所说的第一、二次浪潮对应于亨廷顿所说的第二、三次表现,而赫希曼所说的第三次浪潮尚未进入亨廷顿的视野,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从时间上看,围绕福利国家的争论从20世纪50年代一直持续到90年代,事实上赫希曼的著作正是对80年代英美新保守主义政策出台的智识反击;而在赫希曼列举的第三波保守主义浪潮的代表人物中,亨廷顿本人赫然在列。

如果再考虑到亨廷顿的论文发表于20世纪50年代末而赫希曼的著作形成于80年代末,那么毫不奇怪的是,他们都不会提到保守主义的"第四波",即对多元文化主义的批判。

7. 保守主义的三个命题

大多数保守主义的研究者都相信,尽管保守主义试图捍卫的制度在变,批评的目标在变,但仍然"存在一个可以识别的共同假设、倾向、论证、隐喻和实质承诺的格局,它们一起构成一种独特的社会政治分析的保守主义模式"。(22)这些特征反复出现于不同时期,并跨越文化与民族。

赫希曼的总结别具一格,不借助任何形而上的预设和引起争论的实质性观点,简化了保守主义的反复论证,直接切入普遍“修辞”形式(论证模式)。在他看来,在三次反动浪潮中,这三个命题一再出现:悖谬命题、无效论个危险论,并将之统称为“反动修辞”。

1. 悖谬命题(the perversity thesis)。任何旨在改善政治、社会或经济秩序某些特征的、有意识的行动都将恶化其希望救治的状况。具体而言,在保守主义者看来,“寻求自由的努力却导致社会堕入奴役,追求民主却带来寡头制与暴政,社会福利的计划却制造了更多而非更少的贫困”。

2. 无效命题(the futility thesis)。如果没有触动社会"深层"结构的话,任何所谓的变革甚至革命,不管朝哪个方向,都将是表面的,终将归于失败。对法国大革命的无效论批评是由著名思想家托克维尔首先提出的。他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指出,大革命与旧制度之间的断裂比人们通常认为的要少得多,很多受到人们吹捧的大革命"胜利成果"实际上在革命爆发前就已经存在了。

3. 危险命题(the jeopardy thesis)。它断言,人们提议的变革尽管其本身可能是可欲的,但却包含了这种或那种不可接受的成本或结果。

参考文献

  1. 《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保守主义》,载《政治思想史》2010年第1期.
  2. 曼海姆:《保守主义》,李朝晖、牟建君译,译林出版社,2002年.
  3. 哈耶克:《我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载《自由秩序原理》(下),邓正来译,三联书店,1997年,第188、190页。
  4. 凯克斯《为保守主义辩护》,应奇、葛水林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3年.
  5. 马歇尔《公民身份与社会阶级》,载郭忠华、刘训练编《公民身份与社会阶级》,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