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我

2017-06-28 20:46 diary

明明如月,何日可掇?

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6月29日,去年的这一天晚上,我们从学校搬到这里。

那停在宿舍楼前的货车,那匆匆忙忙的搬家的身影,第一次进她宿舍给她收拾东西,与张翔在宿舍合影留念、匆匆告别……一切都如在眼前。当我们坐在从学校驶向这里的搬家汽车中,看着车窗前闪烁的路灯和昏暗无边的城市,我禁不住掏出手机对着车窗外迅疾往后退着的路灯和建筑拍了一段视频。就这么离开学校了,就这么进入了社会,就这么从明媚的校园驶入昏暗模糊的茫茫世界。一时难以抑制,便想抓起坐在身边的她的手。也不知道,她当时正在想些什么。但当时的我,想到过未来会有这么一天吗?

想到过,如今只剩下我形只影单,孤独无助吗?

2016年6月29日20:54

昨天,房东由于长久未找到隔壁房间的租客,竟然一下子招来了准备住在一个房间的两个男生,如今这三间房子仅剩下我一人独守,而新的人事变动让我猛然间无法接受。当晚写了一封信给侯老师,表明回到学校的愿望。晚上在床上辗转反侧,几乎彻夜未眠。

我想自己实在内心脆弱之极,房间中的陌生人的味道,让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而这房间里竟一点她的气息也不存在了。有许多往事和人,再也无法找回。昨晚我连续给俊毅打了好几个电话才打通,为的只是向他倾诉我一时难以排遣的积郁。但是他对我感到深深的厌烦。早上更是直接发信息告诉我, “你话太多了,以后这种事不要跟我说”。

我竟是这么的引人讨厌。有的时候,某个人会成为脆弱的我一剂毒药,一旦吃下,就会上瘾。我依赖他,无论内心有什么难以排解的都要找他倾诉,以至于将他当成了我负面情绪的接收器。

今天早上收到了侯老师中立客观的回信。突然感到无论我往哪个方向走,都是如此艰辛。想一想如此脆弱的自己,无论走向何种道路,仿佛都是一个人无法面对的,但放眼偌大的城市,我的依靠在哪里呢?这个城市中还有谁会在意我?

现在非常喜欢下班后去地铁的路上。可以慢慢的踱着步子,把表情恢复到心情应有的沉郁。随着步伐的摇晃,看着起伏的地面。但是在进入地铁的那一刻,我突然又一次忍不住落下眼泪。我双手插在牛仔裤里,眼光徘徊在前面一个人的书包上,两行热泪便忍不住从脸颊滴落。这个城市不会有人注意到我,注意到我从陆家嘴落泪到龙阳路。没有一个人。

小小的我原来如此不堪一击,如此依赖别人。我问我自己,我有什么力量继续在人生的道路上前进?我好害怕自己会坚持不下去,害怕会放弃自己。

2017年6月28日星期三 夜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生活不易,无人可替。知足常乐,但求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