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
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
这些日子在我心中
永远都不会改变

yi

没有想到我们还会再见最后一面。上周二时,当她跟我发信息说自己还将去收拾一下上次落下的东西时,说如果我愿意,我们可以再见一面;如果我觉得尴尬,那么我下班后就晚一点回去,她收拾一下就走。

看到这个信息我心里很矛盾。如此想念,却未必想见。分开已二十余日,我似乎怕她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一些细微的变化,带着别的男人的影子,将会使我非常难过吧。又或者,这一见将打破我的思念,因为我思念的那个她仿佛早已死去,再次相见,也许我会发现自己完全想错了对象。

但是由于这样一件事,我终于还是不得不去见她一面。她换了工作,办了一张新的工资卡,但现在常用的手机号时当初我用自己的身份证在网上给她买的。为了将新工资卡绑定手机号,就必须将手机过户给她。我叫她重新办理一个手机号,但是她认为这个手机号已经绑定了很多东西,换号十分麻烦。无奈,我只好见她一面,并且谁让我其实很想见她呢?

她说她去了她公司的总部,现在税前工资一万二。想到以前她跟我说,等她工资超过一万,会给我换个新手机。后来她对我的感情越来越差了,有时候我提起这件事,她会否定。我记得有一次我抱着她撒娇的说:“你说话不算话!”她温柔地安慰我:“当然会给你买了,你要听话一点,软饭男!”她工作一来,不到一年,工资升了好几次,每次我都很开心,假意在她面前表示嫉妒她的工作能力。不知道她是否和我有这样的默契,把这个约定看作是对她的工作,也是对我们共同生活的进步的共同期待。如今我们走上了各自的道路,再也没有任何共同的约定与期待,想到这里,我常常忍不住落下泪来。

上周三的中午,我与她约好去我公司附近的一个电信营业厅见面。我先到了营业厅。当她发信息告诉我她正在过马路时,我站在营业厅的玻璃门内紧张地望着外面马路的斑马线,心砰砰地直跳,仿佛要跳到了前面的玻璃上。

相见无语。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再敢抬眼仔细看她。她似乎有点瘦了,头发也薄了一些,但气色看起来还不错。因为是预付费卡,一旦过户,账户里的钱是空不可能转结的。但她的卡里还有89块钱,所以决定等几个月后用完话费再过来。

“现在我的卡里还有89块钱,我至少得用四五个月吧。到时候,你还在上海吗?”

我有点苦涩的笑了一下。也许,我是该离开这个城市,对她来说,其实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像个绝对失败者落荒而逃,以补证她抛弃我是绝对明智的选择。

“你放心,到时候我还会在的。”

卡没有过户,于是就去我住的地方收拾东西了。我给领导发了一条微信信息,说自己要见前女友最后一面,下午不能去上班了。我本可以撒个谎,说自己突然身体不适,要去医院,但不想撒谎。领导的回复是“稳重一点”。心中莫名地有一丝感动。一路上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下了地铁,我再次骑着电动车带了她。没想到5月1日那晚并不是最后一次。也许这样的最后一次才会让我稍感宽慰一些吧。那晚的她看到我就像是看到街上的一只野狗,而今天,逃离苦海的她已经放下许多对我的仇视。也许是因为这只野狗最近的表现里看不出有发疯与伤人的迹象。我暂且是一条好狗。更没想到的,我还会再次与她同处这个房间。

er

她还是会数落我杯子没洗,垃圾没倒,还是会叮嘱我叮嘱我那。她还带了枇杷果给我吃,是她从家里带过来的。她就是这样一个人,无论有心或者无意,即使是要会见我这样的人,也不忘带一点东西给他吃。

记得以前每次去她宿舍楼下,她下来不是带一瓶果汁,就是拿一点饼干或者巧克力给我。如果是我把给她洗好的衣服送给她,她下楼带的东西更多呢。想到她与我在一起的最后一周,还为我准备了一堆早餐,想到即便是她五一回来的那天,还是从家里带了两瓶饮料,说因为以前我说这个很好喝。一个下定决心与我分开的人还想着给我带东西吃,我说不上来是该感动还是该平静的接受。就像现在到了宿舍,她还会要求我立即就把几个枇杷吃了,亲自为我剥皮,送到我的手里,并说:“不要着急,我们时间还多,我不急着回去。” 我低着头吃着琵枇杷,有点哽咽。

这些小事现在想起来还仿佛如在昨日。如果今天不提起它们,恐怕以后再也没人提起它们了。记得有一次我在宿舍得到了一大块西瓜,便给她发信息约她楼下见面。我站在她宿舍楼下,右手背在身后,拿着那块西瓜。当她下来看到我手里的西瓜,非常感动。我知道许多读者读到这里,都会有一种尴尬的感觉。因为这整个过程都透出了“寒酸”二字。为什么你不自己去买一颗瓜送给她?你从别人那里拿到一块瓜,自己吃了就好了,为什么非要以这种方式感动人?您说的非常有道理。回想起过去我经常从公司食堂拿一些荤菜(量都非常少)回去给她作为晚饭时,我的一个女同事开玩笑地说:“我男朋友要是拿这个东西给我吃,我就跟他分手了。”

要怎么说呢?夏日的晚上,离睡觉还早,我得到一块西瓜,因为口渴而觉得分外好吃,便想到她此时此刻吃了也一样觉得开心。于是就神神秘秘地把她约下来拿给她吃。事情的逻辑在我这里就是这样,我并没有想得那么复杂。她是否感动并不在我的考虑内,我只想她能开心。

也许她当时应该有过感动,也只有她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做。现在,每当回想起这些小事,我总是感慨我们过去的感情建立的基础。她抓住了青春的尾巴上的最后一段校园爱情的毛发,无私的、充满天真幻想的、不计前途地对一个人好,也这样接受着一个人的好。也许仅仅再过去两年,当她回首这段往事,回想起我为她做的点点滴滴,回想她为我做的点点滴滴,一定会觉得那时的自己好幼稚,一定会怀疑自己当时如何会被我感动。而现在不过是向往这样一种“觉悟”的转折点吧。

当她要把桌子上的一些不用的东西扔掉时,我告诉她不要。即便是一个空空如也的包装盒,放在原处,看起来也是一种回忆,这没什么不好。尽管房间里的很多东西都被她拿走了,但有了这些东西,总体上还有一个过去她在这里时的样子,我庆幸她搬家后着房间的摆设还能保持这个样子。

东西收拾停当,她便告诉我要我多吃点,晚上回去煮点面吃,不会花费很长时间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煮不出你煮的那个味道,你是怎么煮的呢。”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跟我说,还未等她说完,我便一把抱住她的肩。她放下手中的东西,双手也不紧不松地抱住我。眼泪再也忍不住。

我们彼此都知道这其中有多少未言明的故事。每次她奉承我下的面为什么这么好吃时,我总是回答:“我是用心做的。用心做的当然会好吃。”也是几乎每次吃饭,我都要问她一句:“今天的菜好吃吗?豆腐好吃吗?……今天吃的满足吗?”得到她的肯定答复是我一天中最开心的事情了。当她从家里回来时说她妈妈做的面没有我做的好吃时,她应该知道我心里有多开心。也许,我仅仅是需要这样一些鼓励和肯定,而她也知道这一点,也并不吝啬的给我这样的鼓励和肯定。

她抚着我的后背要我不要哭,然而我却哭的更加伤心了。她说,“你这些天一定没有吃好。你看你的头发都有点黄了。”我告诉她:“我尽力在吃,只要有胃口,我都会吃。但有时真的一点胃口也没有。”自从她离开我了,我再也没有煮过面。我竟然担心自己不会再做出从前那个味道,我担心自己会吃不下去,而这不仅仅是因为我心情不好没有胃口。现在我能肯定的一点就是,没有她的我,再也吃不出像从前那样同样是自己煮的面的味道。

san

我们聊到了她的新任。。

“你们真的就是在五一期间认识的?”

“真的。我爸爸给我介绍的。”

“你爱他吗?”(我知道这个这个问题很傻)

“我也不知道,但我挺喜欢的。我们是一个地方的人,有着相似的生活习惯。我跟他说我喜欢吃瑞士莲巧克力,他告诉我他也很喜欢吃,特别是***味道的。”(而你来自一个穷乡僻壤,一个精神变态的凤凰男,我就不应该幻想和凤凰男一起过日子的。)

“你和他住在一起了吗?”(说出这个问题,我是非常痛心的。)

“是的。”

“为什么这么快?你这么快就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了?”

“你非要用这么难听的词语吗?”

“也许你们应该多了解一下。”

“我觉得了解的已经够多的了。我准备6月底就领证了。”

……

听到这里,我仿佛五雷轰顶一般,蹲在地上支撑不住身体。有太多的信息在我的脑海里翻腾涌动。为什么这么快?!离开我才两个月就和别人结婚了。此刻,我才如此强烈的意识到她是如此想要结婚。守候了两年多,本来与她结婚的应该是我!然而,我想到的还不止是这些。有很多问题需要我安静下来时好好的想,但当时我的心情就像是一碗麻辣烫,有悔恨、震惊、痛心……甚至,有种生不如死的冲动。她抛弃我抛弃的是如此彻底,而我还幻想着等她,甚至用一年或者两年的时光去等她。我应该记住她的好,应该践行“爱情”,这世间应该有爱情!

“XC,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啊。我真的不能没有你。你这样是想让我死吗?我真的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我蹲在地上,抱着她的腿,也不知道是哀求还是倾诉。

“你不要这样。”

“难道你不应该多了解一下吗?”

“我觉得两个月的时间已经够了解的。觉得合适,就结婚吧。以前我也想着谈一段时间恋爱,彼此了解一下。但结果呢?不还是不愉快的分手吗?谈恋爱的结果有什么好的呢?不如直接结婚了吧。”

“你是不是有点傻啊。两个月的时间怎么能充分认识一个人呢?一个如此轻而易举得到你的人,怎么会珍惜你呢?”

“当初你也是轻而易举地得到我,你是说你当初也没有珍惜我了?”我竟然无言以对,我只是承认,当初肯定没有现在懂得珍惜她,懂得自己究竟有多么爱她,懂得自己究竟应该如何爱她。但男人就是那种失去了才会珍惜的动物,难道你还会让他经历一次吗?

……

此后就是我极力劝她不要那么早的结婚,也给我一点时间去淡忘她。我苦笑着对她说:“你还说五个月后约我再出来帮你过户。难道5个月后,我见到的你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吗?”

“我不该跟你说这些的。……我只是这样说说,不一定的……”

“如果我那时知道了你已经结婚,我担心自己真的没法承受,我会想不开。”

“我真的不该跟你说这些的。”

……

si

我发现自己用的省略号有点多。确实,这个分别的过程有些长了,有些话说的也太多了。我还是做着无谓的挣扎,我还是在祈求。假意的祝福,真实的挽留;表面的平静的,深深的绝望。

她悄悄地把几个信封塞进抽屉里。那一定是我们刚认识时互相写给对方的信。我没有说什么,我感觉那插入心脏的剑刃又被轻轻地往里面推进了一点距离。

“你应该把它们直接扔掉,而不是还给我,这让我真的很难过。”我知道,也许她并不是没有留下它们的心意,她只是怕放在她那里如果被他发现,那将会引起一桩不愉快的吵架。

我回想着她轻轻地将信放在抽屉时的情景,那一刻,我觉得这是一个最正式的道别——比过去二十多天任何的道别都要那么决绝,那么郑重其事。

在电影《Life of Pi》里,Pi说我已经失去了父亲、母亲和哥哥,我已经失去了一切,也许一切都注定离我而去,但我还是为没有好好道别而感到遗憾。

我坚持要要她把那一大瓶麻油都带走,还有花生。我觉察到她的为难,但还是那么坚持。因为这些本来就是父亲为她准备的,我仿佛是为了完成一个使命。

我说:“这些东西带过去他会怀疑是我的吧。”

“我会藏起来。”

“你尽快把它们带给你父母吧,你们吃不完这么多的。油放时间长了也会坏的。”

“嗯。”

我不知道当时的她究竟是怎么想的,是不是很嫌弃这两件东西。这麻油是父亲在我过年回上海前一天到镇上用自己收获的芝麻榨的。花生也是自己种的。父亲说,不是因为要给你们准备一点,我现在不会种这个了。带过去,问他们喜欢吗?如果喜欢,明天我再多准备一些。犹记得那个寒冷的冬天,我、父亲和母亲围在一起把一整口袋的花生剥壳。父亲的手刚被烫伤,剥着剥着竟出了血。我劝他不要再弄了,他坚持说没事。

想到那天的情况,我常常忍不住想要落泪。我还记得父亲说过一句话,“这都说为了你们能好好的啊,kuiyuan。”正是因为这样,我怎能不把这些东西成功地送到她的手里,特别是她父母的手里呢?但我只能做到这里了,我不知道这桶油和这袋花生的真实命运。我想我爱过的人应该至少会珍惜这些的。

我坚持要送她。一开始,她说你只要送到地铁站就行了。但是我怎么罢休?于是我和她一起进了站,理由是我可以帮她拿着东西,麻油和花生,加上其他的东西,她一个人确实拿不过来。

路上,我骑着电动车载着她,问了她一个问题:“你不会(5月2日)那晚就去他那里睡了吧?”

“是的。你当时那个样子,我能去哪呢?”

她应该不知道,当时那只匕首继续向前推进,并戳穿了我的心脏。

“你送我到世纪大道吧。我转x号线走。”

“那在转线之前,你能停留几分钟和我说下话吗?”

“我们已经说的够多的了。……那好吧”确实,从下午一点多说到了五点,但这对我真的足够了吗?

当我们站在x号线等车时,她居然只愿意等一列车过去。也许是看到我渴望的样子,她说,“好吧,你也上来吧。”

“你要在哪一站下?”她问我。

我也不知道该在哪一站下,因为我也不知道她住在哪一站,但我知道她的意思是让我提前下车,不想让我知道她住在哪里。如果我知道她住在哪里的话,她应该会睡不安宁吧。

一路上,随着列车的前进,一站又一站,我的心越来越沉重,我的呼吸越来越抑制。我想拽住她的手,对她最后一遍重复着我的不舍、绝望与恐惧……

“你不要这样子。你不要哭。”否则,你现在就下车。

“嗯,我不哭。我很安静。”

她住的好远好远。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她终于到了,我们一起下车了。

她再次叮嘱我,“你不要哭。我不想每次都搞成这样。”我知道她是指当她和上上任分别时,也是在地铁站,那时他哭成泪人,在她走时还在闸机口前骂着她。

她的东西太多无法一次拿完,于是我就帮她看着一部分东西,她先把其他东西拿回去。不一会儿,她就回来了。我知道,这是真正的诀别时刻了。当她拿着东西起身要走的时候,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你回去吧。”

“我舍不得你。”

“你不要哭。”

“我舍不得你。”

“我走了啊。”

“我舍不得你。”

“我走了啊。”

……

在我泪眼婆娑的重复声中,这个从前爱我疼我,带给我无限美好、幸福和快乐的人,这个我无限信赖与依恋的人,在一秒间永远地从我的泪光中消失了。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午夜一点半

2017-05-29 21:59 60 失恋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太惨了。唉,看的真的很难过,真的。

    • mkyos reply

      @looper /(ㄒo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