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的悖论

我的傻丫头,在我眼里,你聪明无比;但也许是因为我太傻了,所以我才在此刻觉得你很傻吧。

下午没吃饭,于是想把房间收拾一下,把垃圾扔出去。翻到她扔到垃圾桶处的一个line粉底的快递包装盒子,看到外面印着的可爱的图像,我的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想到她从前是那么喜欢这个粉底,买了好多,就是因为它的盒子非常可爱。在她搬家前,我仔细端详过放在抽屉里的这盒粉底,如今已经被她拿走了。

我站在窗前,看着那盆快要枯萎的三叶草,回望着房间,再也忍不住的哭起来。这房间的每一件东西,我现在似乎都能回忆起来。但是却没有了她。

都这么久了,为什么我还会哭?我应该像个样子,就像别人所说的那样,为了这么一点人生的小插曲而颓废至此,表明你自己就是一个废物,一个无用之人。哭着的时候,我好想找个人倾诉。我的脑海里闪过好多人,可是没有一个人我可以倾诉。我的倾诉是那么简单:我现在哭了,我真的很伤心……简单到让他们无语,他们没有义务再听这么一个孩子似的人哭声,只是不断地告诉他们,他很绝望。

我是不是要离开这个地方,以免我再次触景生情?然而望着这里的一切,却又是那么的不舍得。我为何不能像别人那样的云淡风轻呢?失去了爱,可以像他们所说的,再寻找一个?但是,我真的只是失去了爱吗?

当我茶饭不思、寝食难安时,当我没有一点动力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我想到了很多人。他们高估了我,过分看重了我。他们不知道的是,我是一个多么不上进的人,一个多么脆弱的人,一个“没了女人就不能活”的胆小鬼……

而我也许真的高估了自己,我以为这伤痛可以很快恢复。可是在经历了大起大伏的悲怆后,我似乎陷入了绵延不绝的哀伤之中。或许,这情绪的毒液逐渐从我阵痛的心脏开始,融进血液,逐渐淌遍我的全身。我便在这全身中毒中沉沦、倾颓和死去。这过程似乎是我不能控制的。

我边洗着澡,边哭着。泪和水分不清彼此。我想起我写给她的第一封“情书”。亲爱的读者,没有思念、没有哀伤、没有分离,你们的情书又怎么能写得真挚呢。就像没有别离,你们的情话是怎么说得真实的呢?

当时只是应她的要求在2月14日那晚一起给对方写信而已。令她无语的是,我把“情书”写成了人生哲理感悟。我在“信”中说:

人生总要有所寄托。所谓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动物尚且执着于繁育后代,一个人生前也不能不去想这一生意味着什么,死后的归宿是什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是带着这种绵延的想法寻觅、度日、长大的。在基督教世界里,正如罗素曾说过的,人们通过爱一个人来感受对上帝的爱,对一个人的爱不过是对上帝的爱的某种手段。因为,西方人无法在现世中找到人生的寄托。对现实的人爱再浓烈,也无法代替他们对未知来世和高不可及的上帝的追思。在东亚文化里,人们把生活的意义寄托在现实,人们在与现世中人的关系中就能找到人生的全部意义。对来世的追索并没有那么重要。而对于我来说,东方人和西方人的这两种典型的人生观都存在着。我也想过来世的归宿,更想到此生的寄托。作为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思想、权力、财富似乎都不是我能给这个世界留下的,因此,现世的爱对我来说是如此重要,一旦遇到爱我的人,此生追逐的方向便也确定了。

那些安慰我的人,他们会对我说,爱情仅仅是人生的一小部分,甚至点缀。你应该有所追求,而不是沉溺于此。你还有工作需要做好,你还要为这个世界做贡献,你还有很多亲人和朋友……

但是他们能说服我吗?我要虚情假意的告诉他们,我觉得爱情根本不算什么,我是有“抱负”的人,你们不要看轻我。那不过是在撒谎而已。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懂当我说爱情时,我说的是什么。在他们眼里,金钱、荣誉、权力这些都更珍贵。而且,“有意义的”、“积极向上的”人生应该有“更高的追求”。

曾经,我对她说过:你就是我的人生寄托,没有了你,我无法活在这个世上。

后来,当她要离开我时,我对她说:我真的不能没有你,你是我的世界的全部,请你不要丢下我,否则我会活不下去。

自从那个孤独、无助、忧郁的人遇到你之后,他便将自己人生的全部寄托都放在了你身上。你对我说,“这并不是真的,这也并不是爱;你的爱只是一种依赖。长期无人关爱的你,一旦遇到关爱自己的人,便再也无法离开她。你并不是真的爱她。”

然而,什么是真正的爱?对一个人充满感激,无限依恋,将之作为自己人生寄托的感情并不算爱吗?

尽管我们曾有过那样的对话,但在我说出这些话时,我并不是那么的确信。我怎能确信除了与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我的人生别无所求了呢?我怎能真的想象自己没有你你便再也活不下去呢?

离开你的一天又一天里,我便开始小心翼翼地检验自己曾说的话。有时,我很欣慰自己当初的话并不全都是真的。因为,有时我并没有眼泪,我感觉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这些事情是在有你和没你时都要去做的。但有时,我又惶恐不安的看到自己日渐颓废、心志全无,一点点从阳光灿烂的世界退向黑暗的深渊。我开始害怕自己那些话是真的,就像现在,当初写给你的那封情书便解释了自己现在为何一直无法从分离的现实中走出来。

你在5月15日给我发的那段信息里说,要是你早点离开我,就不会让我这么伤心了。我读出了你的真实想法,你对我的真实情感。不敢承认,但这毕竟是一个事实。我知道,你并未爱过我。在刚开始和我在一起时,你就怀疑了自己的选择,后来就是彻底的后悔。只是你心软,并没有绝决地与我分离。

你能否体会,当一个把你作为人生寄托,对你充满感激和依恋的人明白,你并未真的爱过他时,他将如何面对这残酷的事实。对他来说,只要曾经被一个人真正爱过,虽不完满,这一生便并没有白过。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便常常想这么一个问题,你会是一个真的去爱一个人的人吗?你可以对他很好很好,但同时并不爱他。我知道,没有任何人能真正触动你的内心,你需要的是那种深入灵魂的爱——你承认这一点吗?当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曾以为我就是那样的人,所以激发了无限的爱的激情。但后来你明白我并不是那样的人,你的爱只是刚刚释放出一些火焰后,便又沉睡起来。

你知道吗?此时此刻的我,真的要变成了那样一个人了,至少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懂你的人,更明白你内心所求的人。我知道你种种与众不同的地方,你天使般的心底。

但是一切都晚了,一切都完了。这个世界的最大悖论之一就是,只有让自己的爱人经历一场失去自己的锻炼后,他(她)才真的明白自己是否真的爱自己,如何爱自己,到底有多爱自己。但你却再也不想跟他在一起。

情人间的山盟海誓、甜言蜜语都是假的。你不经历失去,是根本不会明白自己有多爱对方的。没有生离死别,“爱”这个东西只是情话中的一个模模糊糊的名词,没有骨骼,亦无血肉。

每一个男人都是在最爱她、最懂她、最想她的那个时候失去了她。不可能在别的任何时间。

于是我很想对你说,你真的确定……(此处省略53个字)我的傻丫头,在我眼里,你聪明无比,但也许是因为我太傻了,所以我才在此刻觉得你很傻吧。

2017年5月21日星期日 多云

2017-05-21 15:19 36 失恋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首先得珍惜自己,然后才能珍惜别人。同样,得先自爱,再去爱别人。

    一件事发生之后,事实已无法改变。只能改变一下它对我们造成的影响,自己决定它是正面还是负面,积极还是消极的。如果说,你想借着这个时机,好好地创作一番,那就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