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 I go

2017-05-14 23:20 diary

明天就要出差了,去一趟成都和重庆。虽不是上班以来的第一次出差,但部门把我派出去和别的部门一起去分公司检查,却是第一次。到内控合规部以来,这是第一次去分公司检查,但却没有熟悉的部门内的同事同行。

我将要奔走有生以来最长的旅程,而且是第一次坐飞机。如果她此时此刻在我身边,我一定在跟她说自己第一次坐飞机的胆怯。毕竟,是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也是第一次到那么高的地方。

想想前几次出差,宝宝都给我准备行李,为我操心车票。记得前两次出差,宝宝为我准备了一袋洗漱“套装”——牙刷、洗面奶、面霜、洗发水、沐浴露——放在一个小小的袋子里,说宾馆的东西没有这个用着舒服。当时每次用着她为我准备的东西,心中都涌起阵阵的暖流。出发前,她让我检查证件,把水杯装满热水,怕我路上渴。记得去年11月底去合肥,晚上我们用qq视频聊天,她发现了可以装饰可爱的动物头像挂件,乐此不疲地跟我斗表情。一切都如在眼前,但已如往事随烟。那次出差,她还给我买了一件呢子大衣,我在冬天一口气连穿了几个月。期间,她还要给我买一件,但我因为觉得暂时够了,就没让她买,现在想来,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让她为我买衣服了。

今日JY从人才公寓那里来我这,带来了两袋牛肉和虾,做了一顿中午饭。如不是他过来,我可能今天又会泡面吃了。昨天一整天只吃了一碗泡面,就这也是撑着吃完。下午去了他那里,在他那里坐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无目的、纯属为了等到吃饭时间地在外面逛了一个多小时。

其实,我是非常矛盾的。我并不想出去,而是想躺在床上,或者看书,或者写写东西。但我还是决定去他那里呆坐、在那里瞎逛。一路上,我的思绪都飘到了我不知如何抵达的远方——她现在何处?和谁在一起?说了什么?我希望自己这个下午并不是在浪费,在呆坐和闲逛间,我能不停止对一些问题的思考。我的思绪像静谧的溪流,缓缓的流淌着回忆、思索、思念和迷茫……

吃完晚饭,我早早的回来。回到家,我的愁绪却又像蘑菇一样破土而出。我并不想和别人一起出去,不想逛街,不想说话,但当我一个人时,却又是那么寂寥,那么孤单。我没有思念,但我会忍不住想给JY发微信。

我望着房间,想着或许在我出差回来后,这里已经空空如也。她说要在五月中旬搬家。我把给她洗好的睡衣叠好,把她的袜子也都洗了,挂在墙上,我相信她应该能看到。我把地板拖了一遍。我不想等她来搬家时看到这么糟糕的地面。我甚至想写一封信,求她给我留下一点东西作为纪念。不过我知道这是妄想——我现在有她给我买的衣服,有她很早给我买的卡西欧手表,我觉得这一切就够了吧。

我想在这封信里,告诉她一些我最后想说的话。我思索良久,究竟该写些什么。不是我想说的话都应该写上。大概只应该是些祝福的话吧——但我将如何祝福他们呢?然而,在想好如何祝福之后,我却不知道如何在信的开头称呼她。我已经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称呼。

有时候,望着这房间的一切,我觉得自己像是在做一场梦,而且这梦还未醒。因为,你看她衣柜里的衣服,她的化妆品,她为家里准备的日用品,她买的大米还剩一大半呢,还有她买的盐,居然还有三袋呢。床边还有她的护手霜,她的阿狸、熊猫咪、叶利钦都还静静地躺在床上,从它们的脸上,没有任何别离的愁绪——你能看到任何我已经失去了她的迹象吗?当这梦醒来时,我想自己一定能伸手抓到她柔软、温暖的手。

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好吗,住在哪里?是不是还是会在看arshi视频的时候笑的没心没肺的。今天中午看到她易信又分享了一个《言叶之庭》的音乐。难道,这是遇见新的爱情而难以避免的哀愁吗?唉,我又在自作聪明了。我怎么能想到还有谁能比我对她不好呢?我怎么能低估别人对她的爱呢?但是,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话,仅仅是认识两天就在一起的人,彼此可以说毫无了解,我真的有点为她感到担心。

然而,还是狠狠地把自己打醒吧。你应该相信,她现在过得很好,只要是没有我,她便过的很好。

现在,就让我独自远行,让我带着对你的思念上路——让我尝试着在远方思念你……

2017年5月14日星期日 晴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刚发生了一件乌龙事,文章还没看,先跟你说吧。

    我把你的网站记成了 https://www.mkyos.com/

    发现打不开的时候,咯噔一下,我想你不会是因为失恋就放弃域名了吧……

    然后从你给我的评论里点进来,恍然大悟,你的网站是 https://www.theletters.cn

    老铁,你可要坚持写博客呀 - -

    然后,加个微信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