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

2017-05-04 09:13 diary

下雨了

早上去上班,走出地铁电梯时门口拥成一块,许多人在撑伞。雨下的很大。突然想到了过去的这个时刻。此时此刻的她,会不会想到我是否带伞了呢?在她的心里,我是一个不那么会照顾自己的人。

一路上都漠然地看着路面。我发现,现在的我又可以陷入深深的daydream中了。边走边又对自己做了一次“想象性重构”。未来的我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子呢?

他个子很矮,人精瘦精瘦,头发也不多。总是不大笑,也不喜欢谈论自己。在社交场合总是沉默不语,也不轻易谈论自己。这好像是一个没人会爱的人。

“小宝,你去哪了?”

昨天给她发了一封邮件,其他的联系方式都被她切断了。但是我不可能再收到她的回信了。下班后一直不敢回去,怕自己睹物思人。于是就在外面逛啊逛啊,逛到了九点多回去了。

在地铁站去寻她的自行车。居然不见了。寻了好久,但找不到。难道被偷了?或者——她回去了!?

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有些诚惶诚恐,亦或者是笑话自己太傻。我赶紧骑着电动车往回赶。路上鼻子一酸,哭了出来。

一边哭着,一边喊着:“小宝,你到哪里去了啊?你到哪里去了啊……”

回到小区果然发现她的自行车已经放在了车棚里。熟悉的场景,不同的人事。她果然不在。在黑暗的客厅里看不到我们房间门缝里透出的光线。不可能了,这间屋子不可能再有她住下的了。

屋里原先堆着的一些纸箱都没了。原来是搬到了对面的空房子了。想到了昨天她发给室友WXQ的微信:

“希望你帮我看一下东西,我怕MKY发疯乱扔乱砸我的东西。”

我知道,在她心里,我早已只是一个流氓和无赖。

努力记忆她的物品的摆放位置

我有点后悔昨天上班了,我应该留在家里等她,我应该想到她会回去拿东西的!也许,我再也不能看到她了。她会在一个我不在家的某一天悄悄的搬走她的所有东西,留下空空如也的房间。

现在,每一次我都在预想接下来的最坏的场景,但她每一次的选择都超出了我的预期。

还好,昨天早上走的时候,把房间都拍了一个遍。我能看得出她究竟拿走了哪些细软琐碎。我把她剩下的这些东西,无论大小,都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我希望能够把它们永远记在心理。它们的存在,它们的样子,它们被摆放的位置。我不去动它们,因为我知道,这所有的东西,都是她亲自摆放的。这些东西,我以前并没有注意到,现在却可能是唯一的、转瞬即逝的寄托。原先在我眼里散乱的什物,它们的位置现在在我眼中却有了特殊的意义,每一个都是经过她精心摆放的。我在脑海中努力重构着她摆放它们的情景。

熊猫咪没有带走。让我很意外,也很欢喜。这样我就可以再抱着它睡几天了。从前,这是她每晚都要抱着入睡的。

然而,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的感觉实在太过难受。她的枕头还在,睡衣还在,羊咩咩的睡衣也在,枕头上还有她头发的味道。一样的灯光、一样的时刻……而三天前,她还在我的枕边深深入睡。

昔日在这同一时刻的一幕幕回忆如万箭般穿过我的心脏。我叫着她的名字,喊着她在哪里,为什么一定要将我抛弃,泪如雨下。

还好,称没有带走。又瘦了2斤。

此时此刻的她,是否已经偎依在那个男人的怀抱?把她所有的萌、所有的可爱、动人的歌声都给了别的男人……

“以泪洗面”是真的吗?

中午去食堂吃饭。今天有两个荤菜,都是宝宝爱吃的。其中有一个荷叶包肉,上次带给她,她很开心。现在这个比上次的大一倍。但是,我已经没有宝宝可以带东西给她吃。

米饭和面条都吃不下去了。特意拿了两碗绿豆汤。吃了两碗绿豆汤后,就再也吃不下去了。忽然想到我刚开公司的时,恰逢监管机构的一次大型检查,不得不经常加班。加班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宝宝没人给做饭,没人陪着她下班回家。

当时宝宝听到我加班,也不愿意早走了,一直在单位等着我。直到八点多,她才回来。她要去公司找我玩。我还记得当时她下了地铁走了好一会子才过来,满身是汗,加班已经结束,同事也走了。我就带着她上楼看我工作的地点,看我的办公电脑……

我并不是一个人来这里工作的,我是带着对宝贝的牵挂,以及她在背后的支持来这里工作的。现在,相同的时刻,相同的情景,而宝宝已经永远离我而去。

我开始掉眼泪。抑制不住的掉眼泪。不一会儿,一个女生突然过来说:“对不起,坐你这儿。”我抬着泪眼看了她一眼,感到一阵尴尬。

已经泪如泉涌的我,草草喝下绿豆汤就逃离了食堂。

一路上在电梯里不敢抬头,泪眼婆娑的自己很可能被被人当作是一个笑话。

回到办公桌上拿了抽纸擤鼻涕,又拿了很多纸张准备去休息室擦眼泪用。这抽纸依然是宝宝给我拿的。有了她,我的生活根本不用发愁。看到这卷抽纸,不知怎的,眼泪更肆意了,忍不住发出了抽泣声。

起身跑到平常休息的小办公室后,放声哭泣。声音越想保持得低,眼泪却要止不住的流。

下午时,忽然想到下载一下易信。这个我刚认识时一直用的聊天工具。看到自己的头像,自己发的为数不多的朋友圈,仿佛是时间停滞在我们最初相识的日子里了似的。于是,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这泪,应该是教我理解以前认为是“夸张手法”的用词——以泪洗面。

2017年5月4日星期四 雨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