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甘心

2017-04-25 09:49 diary

一个早上都没有心情去干别的。其实昨晚已经打算将当时的感受写下来的,但早上以来却又突发了一种幻想来,以为昨晚的忧愁并没有真的发生,我还是充满希望的。

担惊受怕

晚上我在看书,旁边的宝宝在玩手机。但有一段时间,我知道她在快速的用手机打字,一声不吭,身体不经意间就越来越远离我。我心里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我觉得她一定是在做让我伤心的事情了。这是从前没有过的感觉。过去我对她十分信任,假如她在安心玩手机,我总以为这样是最好的,一切都显得平静。但现在我却总是疑神疑鬼,但最后都证明自己的担心是有迹可循的。她或者是在找房子,或者是在跟一个人商量应当如何离开我。我应该猜测到她的绝决背后应该有一个可怖的出谋划策之人。这个人不体谅我和宝宝两年的感情,不体量宝宝以后 的生活,似乎拆散我们俩可以使他/她获得一种“明智”而又有说服力的声望。这躲在背后的人实在恐怖,是我的致命的的敌人,但他/她知道我,而我却不知道他/她。想去看看宝宝正在干什么,却又不敢侧过头去。她会躲开我,而我不免徒增悲伤。她甚至还会再一次跟我说我最不想听到话,那些关于我们分开的话。

我离开是她幸福生活的前提

终于她还是跟我说了那些我听了会马上不能自已的话:“五一后你什么打算?”没想到她还是这样的绝决。一定是刚刚受到那歹人的怂恿。其实这两天我差点就产生幻觉了。我叫她宝宝,她还会叫我大宝。我们会深情地拥抱。她也像从前那样地在镜子前臭美。怎么还是要在五一之后搬走呢?我听到这句话后再也无心看书了,我甚至不能看她,我也不能说出什么话。我的目光是呆滞的,仰卧在床上不知道该怎么办,脑袋里却翻涌起一波又一波的苦涩的浪水。这样的情形在她看来如同我过去闹脾气时的“发神经”,便又一下子让她感到如下种种的不愉快:厌恶、绝望和烦躁。厌恶我又表现出她最恶心的状态,绝望于我始终无法愿意放手,烦躁于自己无法摆脱我这个累赘。

是的,就是“累赘”。只有当一个一点点也不爱的人,才会说对方只是一个累赘。宝宝,我一直就是你的累赘。我依赖你,依恋你,而你的“感情”也是从对我那“楚楚可怜”的身世的同情开始的。但现在你似乎想明白了,你接受的是一个累赘,而不是你的爱人。是谁让你如此坚定地回转呢?是谁呢?你一定会告诉我,还能有谁?“是你自己!是你自己咎由自取,消磨了我对你全部热情。”

我已经不是一次从她态度缓和的幻象中猛然清醒过来了。对我来说,深夜最是容易动情的时候,一点点悲伤的水滴就会扩散成绝望的海洋。

“为什么必须离开我呢?大宝已经变了,大宝一定会好好爱你,照顾你的……”我有气无力地说了上面两句话,重复着过去几天在她面前不停哀求的话语。但与过去不同的时,我没有再多说什么了。深深的绝望扼住了我的喉咙,使我明白说什么也无济于事。

“你这样我只能自己搬出去了!”由于我的重复,她给的也是重复的回复。“你不觉得这房间很压抑吗?(跟你在一起真的很压抑!)”

“为什么会感到压抑?是愁闷于不能摆脱我吗?”

“是的。我们不能各做各的吗?你不要随便碰我。你再这种状态,我要睡到另一头了。”

那一刻,我又一次重温了如下沉重的觉悟:我的离开就等于她的幸福。没有比这个更让人绝望的了。我想不到自己还把她强留在身边的意义。“哀莫大于心死”,心既已死,回天乏术。但是我还是继续做着可笑的事情,继续苦苦硬撑,想要什么奇迹发生。

亲爱的宝宝,假如你看到这些,我向告诉,我如同一个将死之人,尽管抱着对死亡万分的不愿和抗拒,但面对一次次死亡将至的事实,我的挣扎虽然看似没有放松,但内心已经悄悄想到接受。这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除了因为你,不会再有其他事情能有如此效果了——除非是我那平静的临终。

是想后事还是回忆过去

人之将死,是想身后之事的多呢,还是回忆过去的多呢?这些天我不经意间总是在脑海浮现从前的种种场景。那都是一幕幕我们在一起的快快乐乐的过去。让我现在说想到了什么,还一时无法记述。现在不是把这些记忆写下的时候。

宝宝曾经对我寄予厚望。在第一个情人节那晚,我和她都放寒假在各自的家里。那时候我们用的是易信。那晚她发来了一对阿狸和桃子的情侣头像给我,好包括聊天背景,让我换上。她建议我们给各自写一封情书。当时的宝宝多么浪漫和快乐。我们相隔千里,在各自的家里同一时间写着给对方的情书。多么好的记忆啊,这种记忆太多了,我无法现在一一记述。当宝宝看到我过去写过一些寄情于人的文字时,她要求我也给她写,而且要好好地写。我一口答应了,但沉浸在快乐幸福海洋中的我如何能像过去那样求之不得时写出那些文字呢?我借口爱她还不够时间,现在哪有时间去写这些。“也许必须有哀愁的事情,我才会写。”后来她就放弃了,但如今看来,是到了那个“有哀愁的事情”的时候了。

但是,我现在只能忍不住的回想,暂时还不能做别的。因为,还有一件大事需要我考虑——身后之事。宝宝,如果你不慎看到这里,注意到这一段,我向告诉你,当一个人进入了设想身后之事的状态,他对死亡的抵抗已经在分崩离析了,你应该就快要成功了。但是,我想我还是太顽强了,即使到了毫无希望的境地,只要一息尚存,我还是不愿意松开握紧的你的手。你不要太怪我了……我真的只能这样。

身后之事太可怕了。不是无法想像。未来无比清晰地向我呈现:那是一个孤独、凄苦、悔恨、流浪的生活。未来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使我迈不开脚步,恐惧地望着它,两腿颤栗,泪流满面。

当你望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看着你。——尼采

我不可能留在SH了,我将放弃现在的工作了,我将消失在熟悉我的人的生活中了,我将把宝宝给我买的衣服穿到破旧……这一切我都明白,都如此清晰可见,但也许我都能忍受。我所不能忍受的是:一辈子活在悔恨当中。一个曾经那么爱我、疼我、待我好的女孩,被我硬生生地给伤害走了。我将悔恨,不时地回忆她,但这悔恨会与日俱增,而记忆却逐渐模糊。

有什么比一个人活在悔恨当中更让人万劫不复的吗?悔恨意味着自己“做错了”,做了无法弥补的错事。基督徒最强烈的感情难道不是深深的忏悔吗?因为想到自己从出现在这个世界就是带着原罪的,是被上帝所厌弃的,这种宗教情绪是何其的强烈而神人心魄?

我不甘心

犹记得我们刚刚认识的一个夜晚。很深的夜晚,当时我们睡在各自的宿舍。因为某些事情正在闹脾气。那时候处在对宝宝的爱的怀疑时期,闹了别扭,当时我的心不免悲伤,第一次对宝宝说了“分手”这两个字。当时我并不想真的分手,自从爱上宝宝,我从未有一丝真的要分开的念头。这念头在我这里根本不可能,尽管在这第一次后我又说了无数次。第一次 “分手”是我说的,以后的好几次都是我说的。宝宝主动说分手是在非常晚近的时间了。这意味着什么,我觉得是非常明确的,待我以后再说吧。还是回到当时的场景吧。我说我要回家,我们分手吧。宝宝当时似乎非常在意,她本来是很困的,要睡下了。她不断地劝我、安慰我,并说不要跟我分手。

“为什么?”我问。

“因为我不甘心!”她回答。

我不想多解释她的回答。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是万分的惭愧和悔恨。过去宝宝对我有太多的隐忍,可以使我不停地“作”,不停地闹脾气,不停地“闹分手”……有多少次吵架,我摔门、生闷气、冷暴力、睡在另一头、嚷着要分手……宝宝都没有说过“好,我们分手”的话。还有一次,是非常晚近的事情了,我想这里索性也一并说了吧。

当时宝宝正躺在我身边看视频,不时的发笑。我又作孽般的觉得自己“被冷落”了。我的情绪一点点积攒增强,终于“痛苦”地对宝宝说:“XC,我想跟你说个事情。”

“什么事情?”她停了下来,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也知道我本来就是在闹事。

“我们分手吧。”我“沉重”地说,“你搬出去吧。你要提高自己的行动力,彻底的离开我吧。我们在一起就是彼此折磨,你不觉得吗?”(现在想想自己真是混蛋啊!!!)

“好啊。”宝宝的表情很平静,但心情也很糟糕。虽然她口中答应,但那表情我至今是记得很清楚的,不是她现在说分手时的表情。当时的那种表情里,有痛苦、有绝望、与烦闷,但没有绝决,甚至还有一丝丝(我想说不止一丝丝)的“不甘心”的心思。

后来我们就睡下了。待她睡着了,我马上就又“心软”了。又翻身抱起她,抓住她柔嫩的小手,获得内心的平静。她没有再责备我,又一次隐忍了。

亲爱的宝宝一直以来对我的隐忍,现在回想起来,使我悔恨、内疚不已。宝宝,你是伟大的,你宽阔的胸怀曾也包涵了一个小人般的我。想到这里,我还是会想,那隐忍难道不同时是一种爱的表现吗?我亲爱的宝宝,我知道错了!!!

如今我的,比谁都“不甘心”!

写于2017年4月25日星期二 阴雨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