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一切似乎其实又确定的无可挽回了。也许还有一个星期或者更多或者更长的一点时间,我就要与我最爱最爱的她永远。在这段日子里,为了安抚我的情绪,防止我“伤害”她,她像往常一样哄着我。也许哪一天我回到家,突然就发现已经人去楼空……

我甚至不敢再哀求。我的哀求立刻引起她的恐惧和厌恶,也许反而会让她更快地离开我。对一个下定决心离开自己的人,你的哀求智慧让她觉得恐惧,你的痛苦只会让她感到必须更快地离开。

绝望了,真的绝望了……像等待死亡那样地反复怀疑、惊恐、彷徨、抑郁、绝望……我做梦也没想过要和她分开。现在突然感到这这两年仿佛是“黄粱一梦”,那么真,那么美,那么恣意,结束地又那么突然和彻底。

脑袋里不停地回想和她的朝朝暮暮。那一个个场景,包括美好的和我伤害她的场景。过去种种画面,像电影“蒙太奇”似的无时间顺序的一个接一个的闪过我空空如也、不知所措的脑海。我将失去这世界上最美最美的美好,这是真的!这怎么会是真的??!!

宝宝,你是多么善良,多么可爱,多么美好……没有语言可以完全形容你的美好,而这善良、可爱和美好曾经属于我,而我却完全辜负了她。

我在想象自己没有她的生活。我无法想象自己是否还有勇气生存在这世上。一个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人,不会买衣服,不会交际……更重要的是,上天要让我在悔恨中度过余生,只要稍微想到这里,我就恐惧、彷徨、手足无措。

过去我做错了,我真的很想改,我会改,但现在似乎说什么也没有人相信了。可是我的脑袋里还是不能停止这样的忏悔——老天啊,祈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愿意用生命去换取。宝宝啊,能不能再相信我一次??(没用的,MKY,你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吗?)

好像找个人倾诉,但放眼四方,何人会关心我或者了解我的心情?何人有义务去关心我?一个人简直太孤独了,孤独是一种半死望的状态,似乎什么也不能做。

二十天后的我会做什么?会在哪里?我不知道啊!

乱了阵脚的我,写了一堆幼稚的文字。请路过的人赶紧走过。

君问归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
却话巴山夜雨时。

2017-04-20 15:35 14 失恋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