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的三条训诫

还记得我在上周五暗下的决心吗?我将上周末的两天看作是我的关键一战,生死之战,务必要保持自己最好的状态面对她。虽然如下的六个字我并未写出,但却一直谨记在心:忘我、爱人和少言

忘我就是将放弃对自己的关注,改掉过去那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无论自己如何感到失落和伤心,都不能放任自己情绪的蔓延。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应当首先想到的是她是否开心。如果她此时很开心,而我为什么非要因自己的不开心让她不开心呢?如果她此时不开心,那么我怎么能在她不开心的时候还自己暗自伤神?现在,我必须学会明白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要太过自我,不要自我为中心,她才是最重要的。想到此,对于我以前竟那么自我为中心而感到深深的羞耻——那样的我如何不把爱情搞的一团糟呢?作为一个男朋友,未来将作为丈夫,作为父亲,我必须成熟起来了。我必须知道,我是否开心绝大程度上取决于我的亲人和爱人是否开心,取决于我是否给予他们关怀和幸福,而不是取决于他们对我有多少的关爱。

成熟起来吧!

爱人是紧接着忘我提出的另一个重要的要求。忘我不是目的,而是爱人的准备。只有放弃对自我的最大关注,才能将注意力转向别人——只有明白并实践这个道理的人,才可以说是真正懂得了什么是“爱”。想一想那种可笑的“爱”吧——被自己给予对方的一点关爱所感动,沉浸在自己对别人的爱意中不可自拔。这根本不是爱人,而是一种可笑的自恋。人们被自己的仁爱行动所感动,常常比被爱的对象还要感动,甚至只有付出仁爱的那一方感动。宝宝那句话仍然回荡在我的脑海,这是多么响亮的提醒:

你爱的是你自己,你只在乎自己的感受!

原谅我过去的荒唐和幼稚,我将慢慢学会如何去爱。

少言是避免言多必失,形象轻佻。本来,我是想把这一条叫做“沉默”的,。但现在我把这第三个要求换成了“少言”,是有如下一番理由的。很早以前,我就仿佛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了:我们从短暂的融洽关系中到突然的争吵和敌对之前,总是伴随着我的多言和轻佻。这样难免有以下两个影响:第一,我变得不那么可爱,导致了嫌恶;第二,紧接着,当我收到对方嫌恶的情绪反馈后,变得恼羞成怒从而将她也激怒。在求爱的过程中,人们将自己伪装起来,他们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有好的气质和容貌,文质彬彬并通情达理。但一旦得手,真实面目便逐渐暴露出来了,他们不再在意自己说话的语调,不再在意自己在爱人面前的妆容——他们仿佛以为自己一旦得手,就是永远地占有。

有一次我看到知乎上有这样一个话题:出轨是怎样一种体验?回答中有一人历数自己出轨事迹。这是个男人,当受到其他网友的谴责时,他说了如下意思的话:

我承认出轨在道德上是不对的。我不在这一点上为自己做辩解。但是我想对那些一心谴责我的人说,特别是那些女性,不要以为你结婚了,就可以把自己变成一个黄脸婆,不再注意饮食节制而身形走样,不再注意打扮而暗淡无光,不再注意读书而涵养全无——你以为你只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忠诚的家庭主妇就万事大吉了。这样,男人的背叛是有一点道理的,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的。

我强烈的谴责这种实则带有男权色彩的宣示。但是,他说的话难道就没有一点道理吗?至少对于我来说,我当时吸引她的东西是某种人格和气质(假如有的话),但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当初的那些人格和气质都消失了,原因在于我一旦获得了爱,就可以不在意自己是否美好了。这会不会有问题?

人们在求爱的过程中是严谨、温柔和可爱的,但在获得爱之后却是涣散、强硬和可恶的。总之,一个人容易因为得到别人的爱而变得轻佻。这是一种很危险的变化,轻佻使自己渐渐失去往日的光彩而引起无限的嫌恶。爱不是一次性的占有,而是一种持续的吸引。

过去,我确实意识到上述问题,但我选择的是“沉默”。爱人之间怎么可以是沉默的呢?沉默是相对于轻佻多言的另一种伤害。

最后,让我再次重申这三条教训吧,但愿自己能够真有所改,能够坚持下来:

- 忘我

- 爱人

- 少言 

2017年3月6日星期一

2017-03-06 10:17 13 日记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