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义生活的无意义

2017-02-27 00:00 diary

人是向死而生的。我们每天都会遇见老人,年轻的我们理性上知道人终会老去,也终有一死,但在实际生活中又有几分意识到这一点?

人生真的太短了。对于人来说,时间在理论上是有限的,但在现实中,似乎又是无限的。人们几乎未曾停止过虚掷光阴。在这个过程中,又有多少人强烈的意识到某种东西的流逝?当我们看着钟表的秒针滴答滴答地跳动时,有没有感到一丝丝绝望的情绪。当我们从荧幕中看到英雄事迹改编的故事片尾出现的现实主人公布满褶子的面庞时,又有多少人会想到自己终将变成那个样子?并且,我们大多数人到最后也并非英雄。

我时常在想,远古的人类的时间似乎过的比现代人要慢很多,闲暇的时候,他们会静静地坐在树下思想关于时间、宇宙、生命和死亡的问题。为什么自佛陀、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老子、孔子等先哲的那个时代以来,人们在思想领域内并没有取得什么可以拿来炫耀的成绩?是我们不够聪明,还是我们掌握的信息不比古人充分?

现代生活真是一种庸碌繁忙的生活。上帝死了之后的人们无从寄托,这时即使是像“企业”这种非常新鲜的组织也学会代替过去宗教和国家来教导人人生的意义了(想到现代企业各种所谓“企业文化”建设和“成功学教育”)了。为了不让失去上帝、祖先等寄托的人们不至于因无法确知死后世界而导致的惶惶不可终日,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创造了“增殖”这一动力,使一代又一代的人们陷入永不停歇的“生产”当中。

难怪,有思想家这样调侃资本主义给人的生活带来的影响:

资本主义会的一个“好处”似乎是它使人变得忙碌,使一个人永不停歇为他人提供商品和服务。

那些庸碌繁忙的人不会想到自己的人生的意义。对于这种生存的状态,似乎又不是现代社会所独有。13世纪的日本佛教曹洞宗创人道元这样说:

在这种一个不可预知的世界里,把时间浪费到忧虑谋生的种种出路上以期推迟自己的死亡——它本身也是不可预知的——是愚不可及的,更不要说把时间花在对别人耍阴谋诡计上了。……成败转瞬即逝,生死才是大事。(《正法眼藏随闻记》)

是否像佛教这种过于在意生死问题的结果便是“一事无成”?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值得做。因为做什么事情的意义也比不过生死这件大事。于是各种世俗事务都被推迟,人在各种生活计划间踌躇不定——到底哪件事情是“最有意义的”?

人是向死而生的。正因如此,有两种不同的人,意识到这种现实的,和不意识到这种的。而那些意识到这种现实的人,也分两种,一种是如那些没有意识到这点的人,逃避对生死意义的思考,把自己埋没在生计的繁忙之中,也许只有当老来降至时,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叹息;另一种是像佛教这种遁逃于现实,因为无法决定做什么才是有意义的而最终选择什么也不做。

于是现在想来,一直踟蹰于“人生的意义”上,是否真的有助于改善自己的人生?那种因为审慎于“人生该如何过”的人,什么也做,或者什么也无法下定决心的人,是否就真的比那些对人生的意义漠不关心的人只是投入谋生之中的人“过的更有意义”呢?

说了这么多,其实比那些“思考人生”的各种口味的鸡汤也没有什么不同。鸡汤应该是有营养的,人重要的不是喝的那碗鸡汤,而是喝鸡汤本身所体现的“修身养性”的状态。也许我们是不应该沉醉于思考“有意义”人生的价值而缺乏真的行动,而是不要过于计较这些“形而上学”,勇敢地投身于人生的实践。

说完这些,我必须检讨自己。周末两天,我又成功地荒废了。我已经连续五天没有看一页书了。这是何等的堕落!并且,我的踟蹰又是什么呢?

  1. 我踟蹰于如何“过有意义”的人生,而始终对工作不够投入,总想有一天回到学校。——结果是两者都一无所成。

  2. 我踟蹰于如“看值得看”的书籍,而结果是把时间浪费在了选书的过程中,到头来,非单没有如自己所愿的“系统性”的阅读,反而是缺乏读书。

我必须想一想,好好的反思一下我错误的根源,以及将来的改正措施。

我必须加快读书的步伐,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纠结应该读什么书好的问题上。折腾网站的事情必须该告一段落了。对于这种折腾,我改日另写一文做份检讨。

2017年2月27日星期一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