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出口

现在,我或许可以如此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你有何幸运之处?——我有孤独。

最近一段时间,有件东西让我一直很好奇——究竟什么是孤独?它意味着什么?它能否成为我的人生的常态?……

每到深夜入睡前,内心辗转反侧,这个问题就显得强烈地拷问着我。我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我能这样度过一生吗?而在早上去公司的路上,思绪却每每不经意间飘到了过往,那些我没有珍惜和失去的,不仅是人,还是时光,更是一种生......

2017-11-25 01:10 49

西南望九亭

今日晚上去北外滩赴女同事的婚宴。我本不想参加这类事情,因为我早预感会有什么发生,无奈不好推辞,何况同事们都去了。

我的这位女同事和其丈夫谈了7年的恋爱。其中大概有三年发生在华政的校园里。仪式上,轮到新娘发言,她几乎有点哽咽:“以前,我以为幸福就是大别墅,现在我才知道,在校园里坐在你的自行车上去上课的感觉是最幸福的事情之一。”昏暗灯光处的我鼻子一酸,眼睛湿润起来了。担忧的事情终究还是没有躲过......

2017-11-19 23:04 23

论《笑傲江湖》

Image

第15集,令狐冲寻着血迹找到被岳不群击伤的任盈盈,送她一瓶疗伤药后,望着令狐冲的背影,任盈盈热泪盈眶。令狐冲与任盈盈的爱情是一种奇怪的爱情,因为它的开始是萦绕在“正义”而不是“爱”之中的,令狐冲送疗伤药的动机是“仁义......

2017-11-11 23:25 65

重述色诺芬的《希耶罗》

1.古代僭政和现代僭政直接存在根本的差异,其差异体现在古代的哲学和科学概念与现代的哲学或科学概念的差异之中。相对于古典僭政来说的当代僭政,是建立在现代科学才使之可能的永无止境地“征服自然”、以及哲学或科学知识的普及或散播的基础上的。这两种可能性都不是古代经典所不知道的,但却是被古典经典所拒绝的。古代经典将其斥为“非自然的”,亦即毁灭人性的倾向。它之所以无法想象当代僭政,是因为它根本否定当代僭政的前......

2017-11-04 02:08 53

僭政与智慧

阅读文献:施特劳斯《论僭政》,华夏出版社2006年版。此为科耶夫对施特劳斯的《论僭政》一书的批评文章《僭政与智慧》的笔记。这篇文章最初刊行于《批评》(1950,6:46-55,138-155),题为“哲人的政治行动”,随后以“僭政与智慧”的题目出版了扩充本,但省略了最初文章的开头部分。(省略部分请见华夏版《论僭政》第148页)在这段后来省略的开头中,科耶夫认为施特劳斯对色诺芬的《希耶罗或僭政》的文......

2017-10-31 23:42 29

《论僭政》英文版编者导言

阅读文献:施特劳斯《论僭政》,华夏出版社2006年版。此为其《英文版编者导言》,这篇导言主要是对1990年新的英文版中所增加的“施特劳斯和科耶夫的通信”的主要内容和意义的阐述,页码系原书页码。年月日是指该封信写作的时间。

1.《论僭政》是对色诺芬所著的、在叙拉古的僭主希耶罗和一个智慧的诗人西蒙尼德之间的一个短篇对话的细致注疏,这对话涉及到僭主的负担和如何减轻这些负担。施特劳斯是一个模范的读......

2017-10-28 22:40 51

爱欲与城堡

周六,上午本已睡到十二点。下午两点吃完饭看了会电视剧(《我的父亲母亲》,假如以后我可以在大学教书,我将以这部电视剧为题材开一门通识课,讲政治哲学,这部电视剧可以说包含了讨论爱欲、哲学生活、政治生活、诗人、哲人和俗人相互关系的所有引子),不怎么困但又决定再睡。

在梦中一阵阵醒来,然后又再次睡去。一直到五点二十。像睡前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朋友圈里已经没有什么信息,现在大家也不怎么更......

2017-10-28 19:37 88

一个小丑的自我暴露

mky啊mky,为何昨晚发发了朋友圈今早又马不停蹄地删掉呢?为何昨天还在百度上搜索“朋友圈的沉寂”这样的问题,昨晚又忍不住发朋友圈了呢?

早上,我一遍遍告诉自己,放过朋友圈吧,就当朋友圈从来没有存在过。在朋友圈不存在的时间里,我不是一样活着吗?在朋友圈不存在的年代里,人们不是一样好好活着吗?

昨晚与bz聊天,为何又把自己正在看的书拍给她看干什么呢?我又想证明什么呢?当她期望我能够在......

2017-10-26 13:46 67

失语者

就在从北外滩回到“家”中时候,打开电脑播放起《我的父亲母亲》的片头曲,我竟忍不住哭了起来。已经至少有两个月没有这样哭过了。就在同事们正在开心吃着烧烤时,我在这头的家中哭的泪眼模糊。

今日是星期六,张老师约他的几个学生去他家里吃饭。我因此放弃了部门今日在顾村公园的烧烤团建活动。我本来就不爱这些活动,但当我都爽快地答应这两个活动时,我有一种自己变得乐观的幻觉;但当我可以因为一个活动而拒绝另一个......

2017-10-21 18:20 84

上海夜深人静时

上海的夜要很深,才可能有人静。

告别燥热的夏季,上海迅速迎来了寒意料峭的秋天,紧接着一阵寒流,冬天就来了。我至今对此都不曾适应。夏天最令人憎恶的空调声在寒风中彻底消失时,夜并没有变得安静。邻居晚上的电视声音开的很大,虽然听不到电视的具体声音,但坐在室内读书的我,时不时感到墙外的电视声音像冲击耳膜一样的冲击我的房间,继而真正冲击到我的耳膜,使我心智不得集中。

昨晚正在伏案阅读施特劳斯......

2017-10-19 10:01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