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被抛”

我隐约感到那场由于我的错误导致的分离,其实可能是一个永世的惩罚……在我对此有所意识的一瞬间,我感到上帝的存在。

一个人不仅要寻求镇定,也要寻求超越:不仅要抚慰生活带给心灵的种种不安,也要尝试打破安定突破固定自我的城堡。

常常有种想要被全世界遗忘的冲动,那种从所有我熟悉的人的视野中隐去的冲动。但我认识到,我根本无需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