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一名哲学家

许久已经没写文字,已经堕落很久。昨晚看到自己过去写下的文字,不禁感慨。上上周,导师突然叫我去他办公室,去后方知我已经忘了每月最后一个周二见面讨论选题问题的约定。导师对我的读书进度颇有不满,也对我执着于德沃金阅读深感忧虑。他认为我应当带着研究主题阅读文献,而不是围绕一个人物“漫无目的”的阅读,这样在阅读中,既能推进整体的......